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情傷

  • 2008/10/25(土) 15:05:27

昨天去了八寶山,去看望那位一年前我在日本期間離我而去的老人——四位隔輩親屬中的最後一位。
回來以後晚上睡覺的時候,本來已經睡意盎然了,但是人就是這麽一種生物:當夜深人靜脫離現實的時候,很多暗藏深埋心底的想法就會不由自主地跑出來、具現化。
繼而思維開始不受我控制地奔湧而出,我甚至開始想象當我所深愛的父母百年之後,我獨自在這大屋子裏生活的時候將是怎樣一種景象。
然後我認識到,我完全無法接受。
很多書中曾提到,父母會是孩子生命中從一而終的導師,而他們能夠教授孩子的最後一課就是他們的逝去。自然的規律無法違背。而我已近而立,幾天之後,父親也將向七旬邁進一步,很多事情也將不再是遙不可及的蒙霧。我已經感到了隱隱的不安和焦慮。
未來的我能夠堅強地面對那一刻麽?我不知道。我所能做的,就是要在現在盡我所能地善待他們,明確表達我的感情,爲了不會後悔。
本來我很少在這裡寫這些很私人的東西的,但是說出來寫下來會是一定程度的解脫,我這樣覺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病症進行中...

  • 2008/10/21(火) 21:51:40

要說這兩天的主題,那就是:回來了!放大假!適應中!迷茫著……
10月2號那一天早6點,拖著一超大號超重40kg行李箱,另外一小號行李箱、一電腦包外加一個塞得滿滿的手提包,某人從三利會館以走五步停一分鐘休息的蝸牛爬速率花了30分鐘挪到京成上野站。買了票蹭上車之後消停了一個小時多一點到了成田。好不容易交了超重罰金托運了那個大傢伙之後,又在免稅店裏面買了酒,結果不幸最終手裏的行李還是四件,而且件件不輕==所搭乘的航班途徑上海要在浦東國際機場轉機,最擔心的事情終于降臨——在成田買的酒不能帶上飛機,必須花十五元銀子托運!結果身揣八万多日元的我淪爲乞丐,差點為了這十五塊RMB憋死==所倖同機的旅友極爲有愛心,當下慷慨解囊,在這裡請讓我誠懇感謝那位不知名的大叔〉〈
然後……
被父母接回家的我至今還在當米蟲。
換了新屋子,進了新家具,原版書佔據了書櫃大片陣地,看得賞心目。然而與此同時,日本那豐潤潔淨的空氣所嬌慣兩年的身體開始為北京的可吸入顆粒物所荼毒以及、日本那兩年緊張工作所積攢下的焦慮和壓力亦開始如脫繮野馬,兩者交錯之下,我病了==,現在正與藥片爲伍。
於是,在此寫假條,暫別一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